拉拉公园廖卓营:有了620万元融资,继续做女同社区的领跑者
  0 条讨论   发布日期: Jan 24, 2016   文章位于: 淘宝天猫运营  
  

 

  摘要:面对3000亿美元的红海市场,作为理工科出身的阿营选择蛰伏。“备粮草、挖战壕、做工事,培养将领,是当务之急”,他相信自己将带领士兵成功打下8月份寄予厚望的硬仗。

  

拉拉公园廖卓营:有了620万元融资,继续做女同社区的领跑者

 

  3000亿美元价值的同性市场,近两年涌入了许多创业者。市场很大,但拉拉公园创始人阿营从来不敢All in,有点“怂”:过去1年半,拉拉仅获得2笔融资,金额都很小,一次100万元,一次300万元。

  他不敢放肆招人。一年时间团队仅从4人增长为12人。2014年1月上线,4个人;去年年中,变成6个人;今年年初增长到12人。

  他也不敢做市场。上线以来,拉拉公园的用户多为自然增长。“每天数千注册量,直到今年1月,拉拉用户破100万。“阿营说。

  但最近1个月,阿营想法转变了。“就是要在你不缺钱的时候去融,赶紧扩张团队,该打市场就打市场。认准了为什么不放手一搏呢。”

  今年4月,阿营获得京东众筹620万元融资,冲刺的机会终于来临。

  不敢All in

  拉拉市场很大,不比gay小。

  “她不像gay,有很强的约炮需求。但基数不小,全球至少1-2亿用户。女孩玩得起来,天生爱购物,商业模式明显。最关键的是,没人做。”阿营说。

  即便如此,阿营也始终不敢放手一搏。“怕公司倒闭了,没钱续不上了,倒闭后我脸上没光了。思前顾后,不敢豁出去。”

  过去1年半,拉拉仅获得2笔融资,金额都很小。去年11月,获红岭创投100万天使。3个月后,又获薛蛮子300万pre-A。“我没经历过花钱的过程,花得比较慢,总想着怎么节约成本。”

  他不敢招人。“刚上线时(2014年1月),4个人,我,一个iOS,一个后端,一个运营。去年年中,变成6个人。今年年初,增长为12个人。”

  他也不敢打市场。拉拉于2014年1月上线,之后极少推广。“自然增长为主,每天数千注册用户,直到今年1月,拉拉用户才破100万。”

  阿营曾想着,拿个200-300万元的融资花两年,然后团队保持4-6个人,如此运营下去。“后来觉得不行,一直这样的话,会被市场抛弃,时机会错失。”阿营反思。

  缺钱缺团队

  期间,有两件事触动了他。

  今年3月,阿营参加了京东股权众筹。“京东找到了薛老(薛蛮子),薛老推荐了我,他认为,应该让大家知道小众群体的存在。”这给了阿营一次绝佳的融资机会。

  然而,启动仪式开始前一天,他的一位产品经理走掉了。“这是团队第一次有人提出离职。”阿营说。

  她的离开导致产品线全面瘫痪,所有沟通协调都需要阿营亲自上阵。他一边筹备京东股权众筹,一边处理着产品各种细节。

  期间,拉拉公园发布了新版本,但iOS和安卓版本完全不同。“我太累了,事情太多,只能给大的方向,很多细节没办法盯,只能靠开发、技术自己去领悟,导致没有人统一写文档、督促各种环节。”

  面对瘫痪的产品线,阿营开始反思:为什么不做人才储备?“就是要在你不缺钱的时候去融,赶紧扩张团队,该打市场就打市场。认准了为什么不放手一搏呢。”

  阿营计划,通过这次京东众筹,拿到600万元人民币融资。

  股权众筹契机

  3月30日,阿营来到京东众筹启动仪式现场。这里聚集了创业者、各路媒体以及刘强东、沈南鹏、薛蛮子、牛文文等投资大佬。台上,嘉宾大谈万众创业、大众创新,台下创业者们众志成城,齐声呐喊:“创业!创业!创业!”

  阿营戏说,自己有一种置身文化大革命的感觉,全身热血。薛蛮子看见了阿营,跟其他投资人介绍:“这是拉拉公园的阿营,做得不错。”

  果不其然,如薛蛮子所说,项目启动后,第一天募集金额超过400万元,其后每天以100万元的速度涨幅。约3-4天后,600万元就募齐了。

  但这并没有停止。项目启动后,阿营和他的小伙伴们,不停刷京东众筹的页面,在微信群里面播报实时数据,最后成绩为1000万元。“但由于超过了30个股东上限,多余的钱不能要了,最终融了约620万元。”

  超乎阿营的想象,拉拉公园作为一款小众题材的产品,成功走入大众视野。

  放手一搏

  终于,阿营可以大胆地招人、打市场了。他从不敢轻易All in 的观望者,转变为放手一搏的冒险者。

  融资后,阿营最大的任务就是花钱找人,埋在各种简历中挑选专业人才。6月中旬,团队从年初的12人扩张到15人,其中不乏来自微软、赶集、春水堂、360、索尼的人才。现在团队分布为技术6位、运营客户4位、美术2位,测试1位、产品经理1位。

  但市场方面,阿营还没开始冲刺。“留存率、商业化起来后,才是冲刺的最佳时机。”阿营介绍,目前数据不够好,用户约150万,留存率仅40%,还可以更高。“留存率高打广告才划算,我花5元、10元找来一个用户,最后跑掉了,不值。”

  阿营还在等待一个时机:商业化。“之前我们一直focus在交友,后来慢慢发现他们还有更多需求,比如活动、聚会、旅游等,所以一定要做服务。”

  8月,阿营给自己制定了2个目标:提高留存率、试水商业模式。“现在一切都在尝试,产品功能匹配、商场入驻、合作方等都在谈。等8月份这场仗真正打起来,我心里就有底了。”

  同行没有给阿营留太多时间。2014年,拉拉社区在地下快速发展,仅一年时间,已有6两款同性应用拿到了百万级至千万级不等数额的融资:去年4月,乐do获400万种子轮融资;11月,the L获百万级美元pre-A融资。

  面对3000亿美元的红海市场,作为理工科出身的阿营选择蛰伏。“备粮草、挖战壕、做工事,培养将领,是当务之急”,他相信自己将带领士兵成功打下8月份寄予厚望的硬仗。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

欢迎订阅本站

填写您要订阅邮箱地址:

广州SEO优化

淘宝天猫运营SEO

广州网站优化SEO的标签云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