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卖书能走出死循环吗?-广州seo
  0 条讨论   发布日期: 4月 29, 2022   文章位于: 淘宝天猫运营  
  

 

布衣饭菜,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也。

这句来自《浮生六记》中的生活感悟,在200多年后被四万人共情。这本清朝沈复的闲情之作,在网上成了爆款,通过第一季多多读书月在一个月内多次加印卖出了四万册。

对知识的渴求日益高涨,图书已是社会刚需,互联网卖书能否实现行业突破,携手出版业,连接消费者,达成正循环?

图书是个好生意

图书是个好生意吗?答案是肯定的。

作为高度标准化的产品,图书定价透明、品类繁多、消费者复购率高,十分适宜线上销售,因此成为最早被互联网改变的品类之一。亚马逊、当当、卓越网等中外电商广州SEO的平台,都是靠卖图书起家,亚马逊更是以车库卖书为始,向一切品类拓展,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电商广州SEO的平台。

在股东信中,贝索斯曾提到选择业务的四个标准:广州SEO的客户需求,有很大规模,资本回报率很高,能够对抗时间。作为人类精神的食粮,书籍和阅读无疑符合这四大标准。

但图书行业与互联网的互动达到和谐了么?答案尚不确定。中国的图书产业链主要有四环,内容策划、印刷出版、发行、零售,随着零售端电商广州SEO的平台话语权的增强,出版业适应新形态,成为生存及发展的需求。

扣除8%-12%的版税、40%的分销渠道分成、20%的营销、印刷、排版等成本,留给出版商的利润确实不多了。

出版业面临的困境不只这些。受疫情、双减等影响,童书、文艺等新书品种减少,教材教辅品类销量下滑;长期以来,图书市场萎靡,更是由于数量多而精品不多产生了大量库存。

北京开卷有益公司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022年一季度,图书零售市场再度转为负增长,同比增长率为-13.28%。网店和实体店均开局不利,网店更是首次出现负增长,同比下降8.34%;实体店渠道同比下降29.7%,几乎回到2020年疫情时的水平。

读者们也在叫苦。

部分图书的价格即使折扣后也称得上高企,动辄几十上百的售价超出了很多人的承受能力,而且图书内容质量参差不齐,读者对于如何以较小的试错成本选取真正有价值的图书一头雾水。

此时,平淡的图书行业呼唤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来盘活整个市场。

走出死循环

亚马逊要把所有人都挤出局,他们是掠夺者,没有他们,我们会活得更好。面多亚马逊的强势,美国出版商EDC的CEO兰道尔·怀特曾直言。

因为太适合在线上卖,图书被看成电商的飞轮业务。从当当、亚马逊、京东到淘宝,如今轮到了拼多多。

今年4月,拼多多以亿元读书基金增大官方补贴力度、扩大书目补贴范围,释放百亿补贴频道资源,联合上百家国内权威出版社、图书出版公司,设立多多读书月线上专区,补贴正版经典热销图书。

这是它继2021年4月、2021年8月后的第三次补贴活动,这家曾以水果切入农产品,以iPhone切入3C等赛道的后来者,也将图书作为了自己的主攻板块。号称新电商的它能走出这个死循环吗?

如果深入剖析出版商为何在互联网下叫苦不迭,不够互联网而非过度互联网或许才是原因。

曾经,依靠互联网卖书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低价上,但对图书行业来说,由于削减流通环节而换来的低价其实只是它走向互联网的第一步——甚至,就连低价这第一步都没有走好,互联网广州SEO的平台们不只向削减流通环节要利润,还在向出版社要利润。

因此,要走出死循环,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有度地低价,不靠出版社让利,不靠延长账期,而是依靠更精准的用户触达,更快的图书流转,从仓储、营销这些环节要低价。

拥有8.7亿年度活跃用户的拼多多,独特的拼购机制和强社交属性,更容易出爆品。如商务印书馆相关负责人所说:拼购的玩法,鼓励用户参与产品广州SEO的推广,商家把节省下来的广州SEO的推广费用让利给消费者,产品本身的低价又可以带来更多的流量与曝光度,以此构建出高效循环。

拼多多持续加强与权威出版社、图书出版公司的合作,围绕平价好书全民悦读理念,持续推动平价正版图书市场发展,普惠全民阅读,并加强公益方向的合作。

通过多多读书月活动,更多权威出版社官旗入驻增多、发展加快,消费者参与度提升,知识普惠加速落地。

截至发稿时止,商务印书馆官方旗舰店的图书拼单量已将近9万件,上海世纪出版官方旗舰店的拼单量达10万+件,两者也迅速积累了数万的店铺粉丝。商务印书馆负责人表示,通过与上游知识生产者的直接沟通,‘多多读书月’打破了出版社与消费者之间的信息壁垒,把优惠好书带给了消费者。读书月活动的连续举办与投入体现了广州SEO的平台对于优质知识传播与广州SEO的推广的重视与诚意,对于图书行业增量市场的开拓起到了积极意义。

互联网卖书的第二步,或者说更深一层,是提升行业信息化水平。

《2022-2028年图书出版行业深度调研与投资战略咨询报告》显示,图书行业产品种类繁多,销售周期长,行业信息化水平不高,导致图书终端销售情况信息传递不及时,图书策划公司难以快速作出市场判断和经营决策,进而影响营运效率。

一位出版行业从业者分析,图书市场的问题在于量太多而精品少,数量的增长已逼近甚至超过市场的容纳能力。春节一过,不少出版社的仓库又该紧张地忙碌开了,因为大批新书从铁路、公路转了一大圈后又原封不动,甚至从未打包退了回来。

如何让出版社更顺畅、快速地获取终端读者需求,如何以更小的营销成本让好书更容易走出来,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所在。拼多多最不缺的就是流量和对用户的了解,让出版社能更快获得终端市场数据并因此做出调整。

多多读书月这种独特的打法催化了图书业的新商业模式,中间多次加印,去库存、去中间商、以量定产,这可以视作图书界的C2M雏形,天地出版社负责人如此解构拼书模式。旗下的《浮生六记》,在读书月一个月内销量高达4万册,成为一部大获成功的爆款。多多读书月第二季活动期间,中信出版社的《先生》《夜航船》《自私的基因》等热门书籍,在售罄后等待补充库存及紧急加印期间,也试水开启了C2M模式的预售机制。

出版社得到销量和用户偏好,读者得到平价和正版,拼多多获得流量和用户,这是它想实现的正向循环。

读书第二春

纸质书其实是个很大的市场,第十九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21年国民阅读的多项指标均有提升:2021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书阅读量为4.76本,高于2020年的4.7本,整体阅读率为59.7%,较2020年增长了0.2%。

由于我国人口基数大,每增长0.1个百分点都意味着整体增长量是很大的。有专家如此分析。

对于正在实现经济强国的中国来说,每一本不被闲置的书,每一个阅读的人,都是文化强国的一部分。自2014年起,全民阅读连续9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今年的报告指出,丰富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化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

但由于经济发展水平等因素,我国城乡之间存在巨大的阅读鸿沟。第十九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我国城镇居民的图书阅读率为68.5%,远远高于农村居民50.0%的图书阅读率。

事实上,社会上对于图书、知识的渴求是一种刚需,伴随经济的飞速发展,国人对图书、知识的渴求正在上升,尤其是下沉市场。

拼多多推出的《2021多多阅读报告》映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在两季多多读书月活动期间,来自农村地区的图书订单量、图书交易额同比增长超过 154%,来自乡村中小学的图书订单量、图书交易额同比增长超过 110%,来自160个国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的图书订单量、图书交易额增速均超过123%。

如果梳理互联网行业给图书行业带来的影响,第一阶段在亚马逊、当当的带领下,线下书店和图书市场被搬到网络上,2020年,中国图书零售总额中,网店渠道贡献了79%。虽说互联网让世界成为平的,但这一阶段的互联网卖书惠及的主要是城市读者。

随着互联网卖书的逐渐深入,下沉市场也成为它们的目标,以拼多多为代表的新电商广州SEO的平台正在弥补这一差距。

随着对下沉市场用户阅读需求的满足,图书正在互联网的引领下焕发第二春:二十年的电商建设,打通了图书到下沉市场的网络、快递、支付等条件;伴随乡镇崛起,脱贫攻坚,下沉市场有了经济基础。

长期以来,在城乡二元结构下,工业品下行、农产品上行是主流,伴随拼多多等电商广州SEO的平台对下沉市场的重视,农产品上行加快,农民增收、农村致富速度也在加快,文化需求崛起。如今,随着图书加入下行通道,拼多多正以自己的力量,弥补城乡之间的知识鸿沟。

在知识普惠的背后,是图书的新市场,新机会。

结语

被互联网搅动多年后,图书行业上下都在探索新的路径:上游的出版商们主动拥抱互联网和数字化,尝试直播、线上读书群等;被挤兑的书店们,探索新的零售模式,有的打通线上线下,有的卖书的同时也卖咖啡、蛋糕;互联网广州SEO的平台也在寻找与出版社合作、多方共赢的路径。

在全民阅读知识普惠这条路上,的确唯有多方合作才能让图书与知识散发更大活力。

Comments are closed.

广州网站优化SEO的标签云


Warning: error_log(C:\wwwroot\seocto_ng492q\web\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813.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C:\wwwroot\seocto_ng492q\web\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