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十年不涨薪到应届生年薪五六十万:芯片人才之渴何解
  0 条讨论   发布日期: 6月 22, 2022   文章位于: 互联网络  
  

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集成电路产业是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关键力量。2021年,中国有2800多家芯片设计企业,但热门半导体产业遭遇人才缺口。
在集成电路人才状况调查中,《涌动新闻》发现,目前国内芯片人才总量不足,高端芯片人才稀缺,半导体抢人气氛浓厚,企业招聘难度大。
目前,下半导体行业的人才流动往往是一个萝卜n坑。只要人们愿意开始,每个坑都可以以非常高的价格招聘人才,平均工资增长了50%左右。随着行业薪酬的不断提高,芯片工程师的价值不断上升,新生的年薪可以达到50万或60万元。
然而,中国的芯片专业人才缺口预计将超过20万人。高薪挖掘人才并不是一个长期的计划,甚至不会限制芯片市场的平衡。弥补人才缺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如何解决芯片人才的渴望?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缓解?许多业内人士表示,通过推进产教结合,可以快速培养行业底层人才。
大学和学院需要创造一个平等和自由的空间,因为他们可以创造一个颠覆性的新技术人才的培养。每个人都应该有一种怀疑的态度。大学应该向前走,为行业穿越隧道和桥梁,首先探索和打开关节,找到正确的方向和出路,甚至不可避免地要先尝试失败,以提炼他们的创造力。
萝卜N个坑:芯片人才价值上涨,应届生年薪可达五六十万。
搜索boss直聘上的芯片设计岗,大多数的芯片设计工程师月薪都在2万元以上,万能智能计算公司壁婴科技招聘3-5年的芯片设计工程师,月薪3万-6万元,vivo招聘有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芯片设计专家负责ISP,月薪5万-8万元的多媒体薪5万-8万元。
在应届毕业生的招聘方面,芯片设计企业芯跳技术招聘从事通信芯片、电源、电池管理相关SOC芯片的本科应届毕业生,数字IC设计工程师字IC设计工程师岗位月薪1万元-15000元。低成本超低功耗物联网芯片研发企业智汇芯联为应届毕业生提供的射频IC设计岗位,月薪3.5万元-5.5万元,换算成年薪约42万-66万元。
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的年薪可以达到50万或60万元,特别是在几家大工厂的竞争中,这个没有经验的大学生的薪水远远超出了正常的市场规律,限制了整个芯片市场的平衡,启明创投合伙人叶冠泰(音译)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目前,芯片的热潮太大,三到五年内可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应届毕业生的工资水平相对透明。我们可以看到,工资在很大范围内,但确实相当高。一家芯片初创企业的创始人告诉《涌动新闻》,华为在前两年招聘了一名年薪高达200万元的天才青年,这是一个特殊的例子。然而,也有一些新毕业的硕士研究生一年可以拿到40万或50万的工资,当然也有10万或20万。这里有很多详细的分工,一些详细的分工可能会更低。然而,可以看出,在过去几年的每一个细分领域,它都在上升,而且上升得非常快。
纳威半导体副总裁、氮化镓功率芯片企业总经理查英杰在接受《涌动新闻》采访时表示,工资在行业中也变得普遍。这是工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就像2000年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一样,许多大学对半导体的投资也在增加。
芯片工程师的价值正在上升,企业的就业成本压力正在增加。然而,米雷,西安中国科创明星科技孵化器有限公司的创始合伙人,认为这样的工资是不合理的。在过去(工资)低并不意味着现在高是合理的,在过去低是不合理的,但现在高是不合理的。
2013年,米磊主张中国科技创新之星发起早期风险投资基金。目前,已投资孵化368家硬技术企业。他描述了过去10年对硬技术的投资,从一个极端的夜晚到一个极端的白天。当前,硬技术是多么受欢迎,也是多么不受欢迎。特别是在半导体领域,在投资芯片的那些年里,芯片人才已经10年没有加薪了。
现在半导体行业很热,资金涌入。人才解决方案公司汉德(胡德)招聘业务中国董事总经理宋倩表示,智能汽车芯片和先进半导体芯片的研发在2022年薪酬增长排行榜上排名第一,增长50%以上;消费者应用开发人员、大数据科学家和商业智能分析师增长40%以上;智能制造移动机器人R&D增长了35%以上。宋倩预测,2022年,芯片行业通过跳槽增加了最高的工资,增长了50%,这是一个保守的数字,很多人会高于这个数字。
至于芯片人才的短缺,宋倩说,这个行业的人才流动通常是一个萝卜(指候选人和求职者)N个坑(指公司),只要他愿意搬家,每个坑都可以以非常高的价格招募人才,平均工资增长约为50%。这完全是一个我想搬家的萝卜。我想要哪个坑,我想增加多少收入。
今天的芯片人才确实比以前更贵了,这肯定会增加每个企业的劳动力成本。但这是产业链的一部分。在企业成本增加后,问题是生产的产品价格是否会上涨,企业是否能够维持生计?MiXi集成电路(上海)有限公司创始人陈伟良表示,芯片人才的工资是否合理并不是一个问题。这是一种行业现象。这个行业将会有一个高峰,一个低谷。只要这个行业在热的时候没有过热,所以泡沫最终会破裂,它就可以促进这个行业的发展。
企业招聘内卷:预计超过20万芯片人才缺口,创业企业相互挖掘。
张小雷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在半导体行业工作了近20年。2004年毕业后,他以设备工程师的身份进入了宁波的一家半导体公司。2008年,他换了工作到西安,进入了新成立的研究所的集成电路生产线。他在西安交通大学学习了一名研究生,并于2016年加入了西安一家光子集成芯片初创公司,现在是奇芯光电Fab(晶圆厂)的运营总监。
当他第一次毕业工作时,他周围的大多数芯片工程师都去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因为那里的工资相对较高。近年来,国内半导体行业一直很热门。张晓雷最明显的感觉是工资逐渐增加。国内的工资明显高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这也促进了海外芯片人才的回归,东南亚FAB的大量工程师回到了中国。张晓雷说,他认识的70%或80%的同龄人选择回到中国发展。回到中国,这个职位和工资都有了显著的提高。
根据《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发展报告(2020-2021年版)》(原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正处于布局和发展时期,行业薪酬不断提高,从业人员增加。2020年,中国约有54.1万人直接从事集成电路行业,同比增长5.7%。
从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来看,设计、制造、封装检测行业的从业人员分别为19.96万人、18.12万人和16.02万人。预计到2023年,整个行业的人才需求将达到76.65万人左右。
根据《中国集成电路行业人才白皮书》(2019-2020年版),到2022年,中国集成电路人才供应仍不足,预计芯片专业人才缺口将超过20万。
目前国内芯片人才总量不足,半导体抢人气氛弥漫,企业招人难,一位投资界业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花了不少钱在猎头费上。
在过去几年中,芯片融资屡创新高。但这些公司的首要任务是招聘员工。这些公司在招聘员工方面缺乏全方位的员工,因为除了资金和领导人之外,整个团队都必须建立起来。宋倩告诉《涌动新闻》,虽然芯片行业有工程师奖金,但当这个领域有很多需求时,芯片人才仍然是市场竞争的对象。
以韩德在过去两年中接触到的芯片设计公司为例,这些企业对中层人才的需求非常大,工资在20万元到40万元之间。浦东的一些建筑都是这样的公司。他们正在寻找需求量大、需求量大于市场供应量的这类人。
张晓蕾目前在招光刻工程师,4个月下来面试的人不少于50人,有的求职者不适合这份工作,有的最后没有考虑到这份工作。
这家芯片技术(上海)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孙文健也感受到了人才的激烈竞争。他告诉《涌动新闻》的记者,芯片设计公司的芯片人才可以分为架构设计、芯片设计等。芯片设计可分为验证人才、DFT(可测量设计)人才和后端人才。例如,架构师对芯片架构的定义不是简单地将几个模块结合起来形成一个水果盘,而是需要有深刻的背景知识来理解如何定义IP核心、功耗、安全性和带宽。
这些工程师的背景知识是不同的。当我们谈论人才总量时,我们必须区分哪些人才是某个细分领域的人才,几乎每个公司都需要这些人才,这导致在当前的环境中有太多的人才。孙文建说
该芯片技术公司从事高性能ARM架构CPU芯片的研发,验证人员可以选择从事GPU、GPGPU、CPU企业的工作。有些工作是通用的,这将与其他公司的人才竞争。
云和智网络创始人曹图强从事高性能编程、以太网交换芯片研发,现在中国市场很热,有很多芯片公司,比如CPU、GPU和DPU,这对我们的市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消费。他还向《涌动新闻》记者提到,国内开发工程师和验证工程师相对缺乏,优秀架构师人才稀缺。
后摩智能芯片开发板后摩智能芯片开发板。
该芯片初创企业创始人吴强在接受《涌动新闻》采访时表示,该行业验证人才短缺,价格甚至高于设计人才,创业企业相互挖掘。后摩智能研发基于存储计算一体化技术的大规模人工智能芯片。但这是暂时的,两年内会趋于理性。
孙文健认为,一家初创公司的高薪和高期权并不一定会吸引员工。工程师们变得越来越理性,他们的视野也越来越远。他们不再只关心加入一家初创公司,并在两三年内获得高薪。相反,他们希望在未来10年甚至更长时间内,与公司一起成长成为他们自己的舞台。这与往年不同。一些工程师的认知越来越深刻。
超过2800家芯片设计企业:快速培养底层人才,稀缺金字塔尖人才。
自2000年以来,芯片发展至今已有20多年的历史。在长江三角洲的基础上,出现了大量的IC设计和封装人才。他们基本上都在上海和苏州地区。他们过去是外国企业的研发总部,包括封装工厂都位于这里,这是培育中国半导体的摇篮。查英杰说。
事实上,中国在20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拥有半导体产业,当时它的发展几乎与世界同步。随着与世界的差距扩大,私人半导体始于2000年以来中芯国际等企业的成立。

Comments are closed.

广州网站优化SEO的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