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渡劫”,盒马与侯毅能逃得过“宿命论”吗?-广州seo
  0 条讨论   发布日期: 7月 07, 2022   文章位于: 淘宝天猫运营  
  

没想到生鲜领域的顶级玩家 ——电商领域的天天优生鲜就会落入这样的境地。 在收到纳斯达克上市资格部门出具的退市警告信后的一个月内,每日优鲜的股价并未出现明显反弹。 也就是说,每日溢价的退市风险依然存在。

除了日常的极品生鲜,盒马要扛起新零售的另一面旗帜,实属不易。

根据天眼查APP信息,6月17日,深圳市监管部门对深圳市福田区盒马五分店的农产品、农资违法行为进行了处罚。 据悉,此次处罚的原因是销售农药残留量超过食品安全标准的农产品。

市场监管部门的处罚可能对盒马门店的经营影响不大,但盒马这几年的处罚已经司空见惯,背后的信息值得深思:

虽然生鲜行业的大咖们在打造生鲜供应链、提升管理等方面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在食品安全等质量安全方面也并非无懈可击 农药残留超标等风险依然存在。 食品安全风险无疑给盒马新零售的探索之路蒙上了一层阴影。

细节讨论成败,新零售是不是假命题?

去年年底,阿里开始实行管理责任制,并 盒马从原来的事业群中独立出来,今年开始自筹资金。 1月初,侯毅在盒马内部信中指出,要把单店盈利提升为综合盈利。 此后一段时间,盒马开始缩减开支,裁员,关店,减少新开店的硬件投入。

盒马独立于阿里的一个重要原因,可能是新零售真的亏太多了。

盒马的困惑在于,即使拿出阿里数字中台的看家本领,不断创新商业模式,形成自己的差异化,依然无法解决不 短期内赚钱。 问题。

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多次模式迭代的成本太高。

从盒马生鲜、盒马MINI、盒马社区、盒马X会员店,盒马尝试了多种业态。 从店面到新业态,其实有相当多的成本,包括但不限于人员变动、店面装修、租金投资等等。

关键是盒马形态即使经过多次迭代,也未能形成大规模稳定盈利的局面。 盒马似乎成了吸收阿里资金的黑洞。 即便是财力雄厚的阿里,也很难继续如此高成本的投资。/p>

后羿过去坚持的一个原则就是损失不重要,关键是模型能不能跑通。 盒马在业务上的迭代能力,也是后羿坚信盒马能够成功的原因之一。

试错不是没有代价的。 后羿的原则背后是一个前提,即最终成功的模式不仅要付出自己的成本,还要为之前的试错买单。 支付的费用。

而这些成本可能会拖累整体的运营效率,进一步加大盒马的盈利压力。

这就像买股票。 每一个业务迭代过程都像是一个增加杠杆的过程。 当商业模式最终被证实或被造假时,初始投资已满。 碗是满了还是血没了,都会有答案。

另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新零售带来的价值增量有限。

新技术的应用增加附加值,适合毛利率高于50%的行业,因为这些行业有足够的利润率来支付技术成本。 据国税部门统计,零售业平均毛利率仅为4%-9%。

从这个角度来看,生鲜赛道的业务逻辑在于细节的运作,比如落地效果有多大,品类转化率是否高,是否 SKU组合是否合理等等。 与这些相比,更值得资本和行业反思的问题是,生鲜行业的可扩展价值真的和BP计算的一样高吗?

对于新零售来说,如果成本 从旧零售升级到新零售的价值远大于附加值,那么提升运营细节的效率是否有意义?

从新零售当前的盈利困境来看 行业,无论是业务创新还是数字化中期效率提升,在生鲜赛道乃至整个零售赛道,通过技术提升业务细节效率所创造的附加值是远远不够的。

新零售的核心逻辑是什么? 就是通过数字中台的资源调度,让运营更加精细化,从而增加零售产品的附加值。

与传统零售相比,新零售的创新核心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增加线上流量获取渠道,二是提升品牌价值。

但是比较尴尬的是因为线上的性能成本高于线下的性能成本这导致在线业务的增长并没有转化为店面的实际盈利能力。

其实线上经营业绩意味着面临单价能否覆盖业绩成本的问题。

比如送一瓶酱油和10斤海鲜需要30分钟。 就算用户愿意支付运费,广州SEO平台能从中拿走多少? 参考外卖广州SEO 10斤海鲜的价格,这样的提成可以覆盖成本,但是单价只有5元的酱油单呢?

应该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你在网上购买生鲜,单价并不高,而对于盒马等广州SEO平台来说,这样的线上订单占比很大。对于头部、饮料等高利润商品的订单,美团和饿了么的超市快递是主流。

因此,盒马为实现综合盈利的目标,不断扩大线下业务占比,降低线上业务占比。 据相关人士透露,盒马希望将线下业务占比从30%降低。 增加到 50%。 换言之,线下业务的盈利能力远强于线上业务。

另外,以经营消费者品牌的思路经营广州SEO平台品牌,虽然可以吸引部分用户,但并不能带来更多的利润增量。

盒马的消费群体主要是18-39岁的人群,这些人对生活质量有一定的要求。 也就是说,对于生鲜产品,盒马的货是有破损的。 可能高于普通商店。 此外,盒马的毛利SKU并不多,因此盈利难度较大。

盒马的解决方案是通过特色 SKU 提升品牌价值。 比如早期以帝王蟹作为热卖品,以低价海鲜作为热卖品,强化用户的品牌记忆,从而为复购和转化做铺垫。 事实上,这些操作方法并不总是成功的。 过去,盒马鲜生标签、假榴莲品种、帝王蟹活虫、过期椰奶等问题上热搜。

在这些新的运营方式下,虽然用户的消费粘性有所提升,但盒马线下门店的运营成本其实并不低于传统超市。

也就是说,无论是线上履行还是精品SKU策略,盒马都没有比传统超市更低的运营成本。 在没有优化广州SEO的成本结构的情况下。 在支撑的前提下,新零售要想实现全面盈利,恐怕还是要向传统零售靠拢。

对利润命运的攻击,盒马赎回新零售

6年亏损让每日优鲜、盒马等生鲜玩家明白 唯一一点:技术和流量不是万能的,零售最终还是要回归成本核算来平衡收支。

没有人愿意接受零售业没有所谓的新物种,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

评价零售业务总是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利润。 在利润生存的标准下,天天生鲜濒临退市的现实,似乎宣告了新零售单一业态的终结。不过,多业态盒马坚持仍在为马云寻找答案。

生鲜是店铺的引流产品,亏损高,毛利低,但刚需。 对于门店来说,生鲜的作用是带动百货饮料等高单价、高利润的产品。 后者是盈利的关键。 从这个角度来看,盒马的盈利之路已经超越了生鲜。

X会员店是盒马兑换新零售的新尝试。

盒马推出X会员店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在中国复制Castco模式的成功。 在美国,Costco更像是一个日用百货的集中采购站,覆盖率高达90%的家庭。 农村几乎家家户户每周都去Castco采购,为期一个月。每周的食物和用品。

Castco给会员带来两大价值,以相对便宜的价格购买品牌可靠、SKU丰富的产品; 提供一站式购物解决方案,满足一周使用的购买量。 在中国,第一需求被京东、天猫、拼多多很好地解决了,但第二需求不存在,尤其是生鲜。 国内消费者更注重按需购买,想要新鲜。 因此,不建议完全复制Castco。

虽然国内外市场不同,但不同市场收入水平相同的人的需求差异不大。

例如,在国内一二线城市,年收入在20万元以上的家庭仍然对物美价廉的产品有需求。 这也是优衣库和无印良品在中国受欢迎的原因。

山姆会员店的火爆似乎证明了中产阶层的消费能力,这也是盒马推出X Club的底层逻辑:商业模式得到验证,而 不需要做太多的模型迭代。 以便尽快获利。

不过,从零售行业的现状来看,X会员店可能仍无法实现盒马盈利的目标。

一方面,6到7家盒马X会员店大部分是新开的,这意味着前期还需要大量的投资。 这可能意味着损失将持续一段时间。

盒马要想真正跑好模型,必须遵循一个公式:未来几年营收规模x净利润率>净亏损。 X会员店走上正轨后,盒马需要回答两个问题:

1:在会员店模式下,盒马能否保持20%~30%的增速? 未来三年整体?

第二:20%以上的增速能否在5-8年内保持?

良好的商业模式 前期往往处于快速增长阶段,增长率往往超过50%。 零售业整体增速不高,20%~30%的增速较为合理。

在净利润方面,据统计,零售业的利润率一般在10%左右。 由于会员店平均客单价较高,加上毛利率较高的自有产品,实际毛利率或有所上升。

亏损方面,由于盒马尚未公布数据,从阿里最新一季报来看,盈利能力和GMV增速似乎没有达到预期。 与叮咚购物相比,2021年净亏损总额将达到64.29亿元。 盒马也不会好很多。

来自现实。 如果没有疫情,实现这个增长目标或许没有那么难,但目前外界对盒马未来营收预期可能并不那么乐观。 与行业本身的业务迭代相比,消费者行为变化对行业未来增长的影响不容忽视。

一个很大的变化是人们在非必要消费上的支出减少了。

近两年人们对消费复苏的预期相对乐观,但从宏观上看,由于风险意识的觉醒,中等收入人群的储蓄意识正在增强。 从统计上看,过去几个月的社会消费数据并不理想。 数据显示,今年6月社会零售额仍有望负增长,乐观估计可能升至1%。

一个基本的事实是,新零售业务的核心用户群是中产阶级,但这些人往往对外部变化的感知最为明显,尤其是对消费的感知。

比如前几年大家都看好未来的收入预期,所以多花20元买杂货没什么大不了的。 毕竟是买了更好的服务,但近两年收入锐减,未来预期不佳,即使是年收入20万左右的中产家庭也会考虑减少开支,所以不重要的二十块钱可能会变得重要 .

也就是说,即使购物体验更好,生鲜SKU更规范,终端消费的预期也在减弱。 因此,中产人群消费恢复周期拉长后,终端消费水平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还需要3到5年时间。

对于盒马而言, 消费复苏周期拉长意味着增长周期拉长,增速可能低于预期。

也就是说,即使X会员店真的能成功,真正能盈利的时间点也可能在3到5年左右。 在这样的窗口期,如何摆脱亏损的困境依然存在。 这是盒马和后羿需要思考的问题。

Comments are closed.

广州网站优化SEO的标签云